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新车当二手车卖,高合崩盘开始了?

时间:02-21 来源: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32

新车当二手车卖,高合崩盘开始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字母榜(ID:wujicaijing),作者:刘星志、于师兄,题图来自:视觉中国宣布停工停产半年的高合,还在等待救援,旗下在售车型价格已经开始变相大“雪崩”。售价33.9万—45.9万元的HiPhi Y,近期被上海二手车商陈丹标价22万元出售。据陈丹介绍,他手上这台HiPhi Y原是门店展车,车主是高合中层员工,高合将展车低价卖给员工,展出期间给予一定补贴,展览结束后归员工所有。在公司风雨飘摇之际,这些低价“准新车”既是员工手里的烫手山芋,也是二手车商眼中的新奇猎物。“还有四五辆(HiPhi Y)在谈,估计过段时间到店。”陈丹说。HiPhi Y上市以前,没人会把高合与“性价比”联系起来。成立之初,高合的目标就是60万-80万元的高端豪华市场,销量压力之下,2023年,高合推出HiPhi Y,将价格下探至35万元区间,希望以此提振销量,为后续融资铺路。但HiPhi Y上市后,高合整体销量依旧没有起色,曾引起热议的约400亿元中东投资至今没有下文。融资进展停滞引发了一系列连锁反应:2023年10月,高合被爆裁员20%,部分部门裁员甚至过半;2023年底,部分供应商暂停对高合供货,一些中小供应商开始维权;据界面新闻报道,2月18日春节假期复工第一天,高合汽车召开内部大会,宣布即日起将停工停产6个月。这些内忧外患最终引发价格体系崩盘——对于定位豪华的高合来说,这无异于致命一击。一春节后开工第一天,主做蔚来生意的上海二手车商陈丹,直播间开进来一台高合HiPhi Y。流通速度是二手车商的命脉,此前陈丹很少收高合这类冷门品牌车源。能让陈丹“不要命”的,只有价格。陈丹手上这台HiPhi Y,公里数不到50,但售价仅22万元,收车价只会更低。“这辆车(高合HiPhi Y)现在性价比极高,问的人很多,”陈丹向字母榜表示,“好几十人来问,四五个人约了时间来看车。”陈丹这样的“高合猎人”并非孤例。在二手电商平台上,搜索“高合”,有大量新车挂牌出售,其中,HiPhi Y占比过半。价格便宜是这些“全新二手车”的共同特点,一台去年底上牌,仅开了8公里的HiPhi Y,二手价格较原价折了8万元,相当于每开一公里折价1万元。按照二手车商们的说法,这些流入市场的低价全新二手车,源头可能是员工自购的高合门店展车,至于这些员工持有、已上牌的展车是否曾给高合的月销量数据“凑数”,二手车商们表示“不清楚”。大量已上牌展车流入二手车市场,可能与高合近期的撤店动作有关。今年1月底,高合汽车在广州、成都等地陆续关停部分门店,高合给出的解释是“优化渠道布局”,而商场则声讨高合“未按租赁合同条款履行义务”。仍在营业的高合门店,情况也难言乐观。2月19日上午,字母榜来到高合北京蓝色港湾店实地探访。店门口摆放着几个象征节日氛围的爆竹形状摆件,但店内却灯光昏暗,鲜有顾客临门,唯一的工作人员与其说是在营业,倒更像是在看守场地。在字母榜询问北京其他门店状况时,该员工称其他门店已经搬走,蓝色港湾店是高合在北京的最后一家门店。当被追问其他门店搬去哪里时,该员工小声答道:“已经闭店了。”虽然服务并不积极,但这家门店仍在对外销售汽车。上市最早的HiPhi X仅有一台试驾车出售,这台车原价74万元,现价只要36万元,折价超过一半。打对折的原因,一是上市时间久远;二是试驾车公里数高,普遍在1-2万公里;三是品相实在有些寒碜——轮毂上有明显剐蹭,座椅驾乘痕迹明显。店员表示,如果下单,高合官方会提供整备,而如果不需要整备,价格还可以再让1-2万元。相比HiPhi X,晚些上市的HiPhi Z折扣也较低,里程数2-3万公里的试驾车,售价在45万-55万元之间,约为原价的70%-80%,至于去年上市的HiPhi Y在店内没有折扣。“新款不卖展车试驾车,也没有优惠,原价下单的话6-8周能提车。”店员表示。但对于“现在是否还有人下单”“下单后谁来生产”“售后如何保证”等问题,店员并未给出明确回复。二裁员、撤店、停工,以及销售渠道的混乱状况,种种迹象都表明,高合已处于生死边缘。中东土豪的投资迟迟未能落地,或许是压垮高合的最后一根稻草。2023年6月,沙特投资部与中国电动汽车制造商华人运通(高合汽车母公司,Human Horizons)签署了一项价值210亿沙特里亚尔(约合人民币400亿元)的协议,双方将成立从事汽车研发、制造与销售的合资企业。在花钱如流水的造车领域,外界对动辄几十上百亿的融资已司空见惯,沙特资本宣布投资高合后不到一个月,阿布扎比投资机构CYVN Holdings L.L.C对蔚来注资,半年内陆续投入三十多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34亿元。但对于高合来说,这笔融资显得弥足珍贵。目前还在牌桌上的造车新势力们,融资渠道都颇为丰富,包括但不限于银行贷款、股权融资、二级市场募资等,销量较好的车企如理想已经有了自我造血的能力。反观高合,目前公开信息中只有一条2021年11月的融资信息,交通银行旗下交银投资为其提供了50亿人民币的战略支持。对于月销量在1000台附近徘徊的高合来说,中东资本的青睐无异于雪中送炭。然而,在中东资本注资和新车HiPhi Y上市的双重利好下,高合没能一鼓作气拉起增长势头。公开数据显示,2023年10月,高合HiPhi Y 交付1606台,“月交付量再创新高”,但到了12月,乘联会数据中,高合批发销量仅有564台。销量低迷之下,中东土豪打钱的动作似乎有些犹豫。多家媒体援引高合内部人士言论称,这笔“救命钱”并未到账,投资已经告吹。缺钱是高合面临的最大问题,但并不是它滑向深渊的唯一因素。高合创始人丁磊,是汽车行业资深人士。1988年硕士毕业后,丁磊进入上汽大众,从基层员工干起,23年时间里一路升至上汽集团副总裁、上汽通用总经理的位置。离开上汽后,2013年8月,丁磊在上海浦东新区副区长任上参与了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项目的引进;2015年7月,丁磊辞去公职,后加入乐视超级汽车,任全球副董事长、中国及亚太区CEO,贾跃亭远遁美国后,丁磊离开乐视,创办了华人运通。据高合汽车内部人士透露,丁磊本人极力反对外界提及其与贾跃亭共事的这段经历,但在造车策略上,不论是高端路线还是产品形态,丁磊的高合与贾跃亭的FF都有几分神似。就连当下高合与FF的现状也是惊人的相似,两人堪称一对“难兄难弟”。三花得多,挣得少,是高合陷入当下困境的另一重要原因。身为“一把手”的丁磊,是一个特别讲究排场的人。据字母榜了解,在2022年初的一次媒体沟通会上,丁磊先是一身黑色西装登台发表演讲,而在当晚的晚宴上,他又特意更换了一身酒红色的晚礼服。花钱多,是高合摆在明面上的特点。高合在上海浦江拥有一个超大的运营中心,占地面积超过3万平方米,建筑面积超过1.3万平方米,北临华厂区,西临三鲁河,南临规划河道,号称是“临河景观高端办公大楼”。即便是竞争格外激烈的2023年,高合也没停下花钱的步伐。在去年7月的古德伍德速度节上,高合旗下的两款车型HiPhi Z和HiPhi Y都到了现场。丁磊也亲自飞到了英国,与古德伍德速度节创始人里士满公爵合影。在开店这件事情上,高合同样讲究排场,一定要选最好的位置、开最大的门面。像去年9月,高合汽车海外首个体验中心在德国慕尼黑正式开业,这家店的位置就在慕尼黑国际机场地面层候机楼大街的中心区域,算得上是慕尼黑人流最密集的位置之一。花钱的地方多,但赚钱的地方少。前几年的高端市场中,高合还能在销量上跟保时捷纯电车型掰掰手腕,公开数据显示,2021年高合汽车累计销量4237台,2022年累计销量4349台。尤其是2022年,50万元以上的豪华电动车销量榜中,高合还位列榜首。但到了2023年,高合两款旗舰车型HiPhi X、HiPhi Z全年销量,加起来也不过3000台左右,通过HiPhi Y来提升市场占有率的想法,也遭受到这一价位段主力军BBA(奔驰宝马奥迪)早早发起的价格战冲击。据乘联会数据,2019-2023年,国内豪华车均价已从34.04万元下降至32.8万元。正当外界以为高合要踏踏实实走量时,2023年11月广州车展上,高合出人意料发布了一款定位百万级的超跑车型HiPhi A。显然,高合仍然没有放下面子,在价格战打得锣鼓喧天之际,流血也要继续追高。另一方面,高合的产品上堆砌了太多来自供应商的技术,缺乏自研的核心技术积累。久而久之,就会导致竞争力不足、成本控制能力差。就拿走量车型高合HhiPi Y举例。其自动泊车功能由德赛西威提供,基于德州仪器TDA4VM处理器系列开发;车内摄像头视觉算法由商汤科技旗下的商汤绝影提供;语音交互则来自科大讯飞。据字母榜了解,在2023年底,高合汽车曾向总部位于深圳的某科技公司寻求智能驾驶方面的合作,并希望以此来快速弥补其智能化的短板。但随着持续发酵的负面消息,最终该科技公司婉拒了高合的合作请求。四高合的眼下处境,不由让人联想到上一个倒下的威马。2022年底,威马开始裁员、降薪,公司揭不开锅的窘境彻底暴露在员工面前,再往前推半年,威马已经出现撤店情况,还撤回了在港交所递交的招股书。2023年12月29日,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正式受理威马汽车破产重整一案,第一次债权人会议预计3月召开。高合还没有像威马一样走到破产重整这一步,但裁员降薪、闭店停产,高合距离重蹈威马的覆辙并不遥远。一位接近高合的人士向字母榜表示,高合目前的策略是通过各种手段降本,清理库存车,等待后续投资或收购。据虎嗅报道,高合的确有向外界“求救”的动作。虎嗅援引高合员工消息称,春节前,丁磊曾前往青岛寻求资金援助,但最终并没有下文。向外界求援,说明高合目前的问题已无法光靠外界解决,公司背后的股东、丁磊多年的人脉积累,可能是高合渡过难关的最后希望。除了交通银行的支持,2017年,华人运通(江苏)技术有限公司成立,其中华人运通控股(上海)有限公司持股80%,江苏悦达集团有限公司持股20%,后者实控人为江苏国资。2022年1月,华人运通与青岛市签署合作协议,在青岛设立中国总部。此外,据彭博社去年11月报道,沙特阿拉伯主权财富基金沙特公共投资基金(PIF),正在洽谈向中国电动汽车制造商华人运通投资至少2.5亿美元。同时,PIF可能将以30亿美元的估值购买这家公司的股权,目前条款细节仍在敲定中,双方尚未做出最终决定。坐拥上海、江苏、山东三地政府支持,口衔沙特资本的橄榄枝,高合希望向外界讲一个蔚来那样的故事,但高合终究不是蔚来,现在的汽车市场也与蔚来拿到融资救命钱的2020年大不相同。“现在(车企)价格太高了,高合又存在一定风险,机构会有顾虑。”一位投资人向字母榜表示。尽管高合前景不容乐观,但二手车商并不希望高合倒得太快,起码要等手头的车卖出去,“高合背后是国资,运营个三五年没问题的。”字母榜以消费者身份询问售后问题时,一位二手车商信誓旦旦地表示。参考资料:《高合汽车的缓慢死亡》电厂《开年不利,融资告吹?高合汽车销量之谜》杠杆游戏《威马“失前蹄”:撤店、裁员、降薪,沈晖称要“收着点过日子”》上观新闻《高合紧急回应关停门店,豪华新势力品牌走向何方?》新京报《高合汽车宣布停工停产6个月》界面新闻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字母榜(ID:wujicaijing),作者:刘星志、于师兄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最新资讯